<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第1章 那里有御姐喲

          |

            “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縱觀我華夏……。”

            云霧繚繞的滇西不知名的山、峰的一坐草堂之內,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緩緩的道,遠遠看去,這名老者頗有點道骨仙風的味道,只是走進了,卻發現他臉上的那種怎么也掩飾不住的猥瑣表情,將這種感覺破壞得一干二凈。

            “每一次要出任務之前,都要先跟我講一番大道理,讓人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王天羽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欠,腦海中浮現的,卻是另外一副場景。

            云山霧海之中,一潭如碧的清水,水面上霧氣繚繞,一個絕色美女露出了如白玉般的身體,略微顯得有些削瘦的香肩露出了水面,隨著行動而隨時在水面之間若隱若現的胸、部……。

            “臭小子,想什么呢,你有沒有聽我說話。”老者沉喝了一聲,將王天羽的思緒從美景中拉了回來。

            “老頭,你今天就算是說死,我也不去執行任務了。”王天羽一臉悲憤的道。

            “這一次執行的任務可是有美女的,而且都是你喜歡的御姐型的。”老頭對著王天羽擠了擠眼,顯然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不去……。”王天羽眼前一亮,但是想到每一次執行任務老頭越是這樣說就意味著任務的危險程度越高,目光又暗淡了下來,索性將頭扭到了一邊。

            “不止一個御姐,而是一群……。”老頭對王天羽的態度不以為意,而是喃喃自語的道。

            “不……去。”王天羽內心在掙扎著,態度似乎也沒有那么堅決了。

            “這些御姐,都是大學老師,一個個國色天香不說,還知書達禮,溫柔知性,任何一個走出來,都能引起百分之百的回頭率,尤其是她們雖然表面高傲,但是內心卻空虛寂寞,就等著有能力,帥氣的小伙去闖進她們的內心……。”

            “我……我……我……。”王天羽想要將耳朵捂起來,但是想著高大帥氣的自己被一群各色御姐圍繞,有的給自己捶背,有的給自己揉腿,有的給自己端茶,有的給自己送水,卻嘴巴微張,臉上也露出了和老者一模一樣的猥瑣表情。

            “如果你不去,我就將你從十歲開始就偷看皇甫家那小妞洗澡的事情說出來……。”

            “老頭,你什么意思,不是說好了這件事情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秘密么。”王天羽猛的站了起來,臉上也變了顏色。

            十歲那年,自己因為偷看皇甫薇洗澡,給老頭打得半個月起不了床,但是好了傷疤忘了痛,為了過眼癮,為了盡快的弄清楚男人和女人的身體構造有什么不同,王天羽在傷好的第三天,又義無反顧的來到了那個名叫洗仙池的地方,這一看,就是十多年。

            “那你到底去不去,我可以破例允許你多娶一個老婆。”老頭拿出最后的殺手锏。

            “三個就成交!”王天羽也下最后通牒。

            “一個!”

            “三個!不能少了!不然就算是你將所有的事情告訴那小妞,我也不會去。”看著老頭子吃定了自己的樣子,王天羽梗著脖子道。

            雖然王天羽知道皇甫薇很暴力,雖然王天羽知道,皇甫薇身手比自己高出了不止一截,如果這件事情讓皇甫薇知道了以后,后果不是一般的嚴重,但是卻還是在咬牙堅持著。

            “行,三個就三個,只要你有那個本事。”老者心中嘆息了一聲,他又何嘗不知道,王天羽一生中命犯逃花,桃運無雙,自己剛剛那么說只不過是為了捉弄他,觀天相知天命的他知道,有些事情如果真的要來的話,憑著自己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阻止得了的。

            “你這一次的任務,就是去云南大學,尋找七星珠之中的木珠,并將它帶回來。”說到正事,表情變得十分鄭重。

            “七星連珠,圖窮匕現,風起云涌,血流成河。”王天羽心中一凜,順口說出了一句自己自記事以來聽得最多的一句俗語。

            忽然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草堂外傳來:“王天羽,你這個王八蛋,給老娘我滾出來,竟然偷看我……,我今天要讓你生不如死,死了再生,生了再死。”

            這聲音,如果換在平時,一定會顯得無比的悅耳動聽,但今天卻因為心中有殺機,所以顯得份外的可怖。

            “老頭,你出賣我。”王天羽臉色大變,憤怒地盯著老者。

            “我沒有,只是那天和她爸喝酒的時候不小心說漏嘴了。”老頭想笑,但是卻強忍住了。

            “算你狠。”王天羽狠狠的瞪了老頭一眼,身形一動之下,眨眼功夫,人已在五十米開外了。

            王天羽的身形剛剛消失,一道嬌俏的人影從另一個方向激射而來,“老頭子,王天羽那個王八蛋呢,將他交出來,今天如果不將他碎尸萬段,我就不姓皇甫了。”

            皇甫薇停下了身體,在草堂之中左顧右盼,在看到并沒有王天羽的身影以后,氣鼓鼓的看著老頭。

            “皇甫姑娘,天羽在昨天就已經出去了。”老頭搖了搖頭,雖然聽到了身后有輕微的風聲響起,但他在這個時候可不敢再出賣王天羽了。

            “昨天就出去了。”皇甫薇一臉懷疑的看著一直點頭的老頭。

            “算那個王八蛋走運,有本事你就不要回來,要不然,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的。”在散落在山頂的數個草堂中尋找了一圈也沒有發現王天羽的身影以后,皇甫薇終于如同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狠狠的跺了跺腳,電閃而去。

            “早知道你這么輕松的答應我的話,我就不會去想著要雙重保險了。”老頭嘆息了一聲,跟著想起了什么一樣的,表情再一次變得猥瑣了起來,信步走向了另一間草堂。

            “小寶貝們,我來了,好久沒有見你們了,你們有沒有想我呀。”誰也不會想象到,這個看起來一點不起眼的草堂里,除了一張大床以外,竟然有現代人家家具備的電視和錄影,老者輕車熟路的將所有的設備打開以后,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床邊,將床單一掀。

            “天羽,你干的好事。”良久以后,草堂里傳來老者震耳欲聾的聲音,似乎整個山、峰都震動了幾下。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甘肃快3照片

            <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动态澳彩篮球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百度彩票历史开奖查询 北京单场总进球值 jdb财神捕鱼怎么赢钱 重庆时时计划网址 投乐彩 重庆时时助赢软件 甘肃快三计划精准版 一分赛计划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