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第2章 火爆身材

          |

            “老頭,你陰我,那我也陰你一把,我們算是扯平了。”看著王天羽倉促之間留下的字條以及床上那些影牒的碎片,老頭哇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一顆血珠噴到了牒片上畫著的一個島國知名女影星不著寸褸的胸口上,掩蓋住了那無盡的春 光……。

            “老頭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床低下有著幾百張島國動作片的牒片,也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和山下周寡婦的那些扯不清的關系,本是念著你人老了,有些特殊愛好也不容易,所以不才不揭穿你的,但沒有想到你竟然敢陰我,那我就只能對不起你了,將你這么多年來的精心收藏都給毀了,現在你應該正痛哭流涕了吧。”

            王天羽向來是個不肯吃虧的主,就算是面對老頭子也是如此,想到現在老頭子的慘狀,王天羽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分辨了一下方向,向著山下趕了過去。

            他知道,每天下午五點鐘,從山腳那個小鎮上,有一輛開往縣城的客車,自己搭上客車,再轉一趟車,就可以趕到省城昆都市。

            想到老頭子所說的那里有一大群風情各異的御姐等著自己,王天羽就腳下生風。

            這些御姐們,又是老師又是護士啥的,那得多勁爆啊,黑絲白絲加職業套裝,成熟又性感,哎喲我的媽呀,忍不住了!

            “媽的,慘了。”才走了兩步,王天羽一摸口袋,臉色突然有些發白。

            剛剛聽到皇甫薇的聲音以后,意識到老頭出賣了自己,心存報復之下,潛回了無名草堂,將老頭的多年收藏毀于一旦,但是王天羽卻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事實,那就是自己是落荒而逃的,身上一分錢都沒有。

            回去拿么,先不說皇甫薇那丫頭還有沒有在那里等著自己,怕是老頭看到自己也得將自己給撕碎了,不回去拿么,這里距離昆都市可是有著好幾百公里呢,在這個沒錢寸步難行的世界里,自己難道要靠雙腿走到昆都么。

            “大爺的,我就不信,憑著我的能力,還能給錢憋死。”王天羽有些發狠,開始撥足狂奔。

            “這一家看起來還挺富裕的,少個千兒八百的,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吧,等回來,再加倍還給他們就是了。”夜色之下,王天羽摸了摸有些干癟的肚子,悄然的接近著這個看起來頗有些氣派的二層小樓。

            “嗚,嗚。”一陣刺耳的警笛聲響起,看到一輛警車停在了小樓門前以后,王天羽連忙縮回了身體。

            看到兩名警察從警車上下來,掏出手槍一臉如臨大敵的四處張望,王天羽知道自己的愿望今天晚上注定無法實現,只能悄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老東西,報復人也不帶這么報復的,我連跑了三家,三家門口都來了警察,你難道真的想讓我餓著肚子上昆都么。”坐在半山腰的一處草坪上,王天羽用力的咬了一口干澀無比的不知名野果,仿佛將它當成了老頭。

            “看來得過幾天野人的生活了。”將果核丟到了一邊,王天羽仰面躺在了草地上,看著滿天的星光,喃喃的道。

            ……

            “終于到昆都了,不容易呀。”站在西山的山腰處,看著遠處的燈火,王天羽終于淚流滿面。

            五天了,整整五天,因為害怕老頭的報復,王天羽不敢走大路,整天在山野之中穿行,臉上也胡子拉茬的,衣服又臟又破,簡直如同一個乞丐,這還是他從小習武,體質比一般人好,而且和老頭一直生活在無名峰上認識一些野果的結果,要不然,這五天時間,就光是餓,也得將他餓死。

            “到了昆都,老頭應該不會再為難我了吧,畢竟他還要我去完成任務呢,明天我應該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城,然后好好的洗個澡,再吃一頓好的。”心氣比天高的王天羽,此刻最想的,就是有一張柔軟的大床和一頓豐盛的晚餐。

            要是那大床上還有一個御姐就更好了,王天羽盡情地意.淫地。

            “你們這是干什么……。”就在王天羽對著腦海中想象讓御姐穿什么制服合適的時候,一個聲音遙遙的傳入了耳朵。

            “美女。”王天羽眼前一亮,翻身坐了起來,從小的特殊訓練,使得他的耳目比一般的人要靈敏得多,特別是聽美女的聲音,簡直是一聽一個準。

            剛剛那個聲音,清脆無比,如銀鈴般的好聽,聞弦而知雅意,王天羽百分百地肯定,有著如此甜美嗓聲的女孩,一定是一個大美人,更為難得的是,現在美女似乎還遇到了危險,如果這個時候自己挺身而出,來個英雄救美的話,美人會不會因為感激而和自己發生點什么呢。

            想到這里,王天羽分辨了一下方位,向著聲音發出來的地方摸了過去。

            “干什么,你說我們能干什么,韋若寒,還真看不出來,你的身材還真的火暴到了極點,爺們就將就一下吧。”一個極其猥瑣的聲音響了起來。

            “身材火爆到了極點。”王天羽聽到這句話以后,眼前一亮,腳下又快了幾分。

            “我和你們無怨無仇,為什么要這樣對我。”韋若寒的聲音有些發急。

            “你沒有得罪我們,并不等于你沒有得罪其他的人,韋若寒,你就認命吧,等會兒你如果配合一點,說不定會少受一點罪。”

            就在那人說話之際,王天羽也悄然來到了外圍,借著一棵大樹的掩護,王天羽探頭望了過去。

            樹林中一片空地上,四個彪形大漢正對著一個女子,女子正一步一步的后退著。

            雖然看不到韋若寒的相貌,但是從后背看過去,王天羽幾乎立刻就肯定了,眼前是個美女,而且絕對是個不可多得的美女。

            雖然還保持著童貞,但是見得多了,王天羽對相女也總結出了一套理論,眼前這個女子,腰身盈盈一握,牛仔褲包裹下的大腿,修長而筆直,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有著這樣腰臀和美腿的女人,如果不是美女,打死王天羽,王天羽也不會相信的。

            “我和你們拼了。”韋若寒看著幾名大漢盯著自己高 聳的胸、部時所露出來的猥瑣目光,暗暗有些后悔。

            自己一時心血來潮,想要獨身一人到西山來看昆都的夜景;在車上就感覺到這四人一直尾隨著自己,而自己為什么沒有足夠的警覺;自己為什么放著大道不走卻偏要走這林蔭小道,以至于到了現在,自己喊破了喉嚨,怕也不會有人知道自己正面臨著不法侵犯。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甘肃快3照片

            <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福州按摩小姐上门 重庆时时计划公众号 北京快乐8停售了吗 二十一点怎么玩 王者荣耀妲己在卧室里被躁 注册就送28无需申请 时时公式2018 福利彩票36选7开奖结果 华宇时时彩APP 北京时时赛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