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第3章 我是來打醬油的

          |

            但后悔歸后悔,歷經了太多人情冷暖的她卻知道,在這種情況之下,只有靠自己才能闖出一條路來,所以咬了咬牙以后,猛的沖向了其中一人。

            “小娘們還挺辣的,竟然敢先動手。”面對著一個嬌弱女子,大龍自然不會放在眼里,一邊和其他三人說笑著,一邊伸手向著韋若寒抓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自己雖然不是身經百戰的高手,但是對付一個女子,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么。

            眼看著大龍就要將韋若寒揮過來的拳頭抓在手里,卻沒想到韋若寒拳頭一動,以一個極其怪異的角度,穿過了自己的胳膊,擊在了自己的臉上。

            大龍沒有想到,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子,竟然有如此強大的暴發力,那重重的一拳,竟然讓自己突然間有了一種頭暈的感覺。

            “臭娘們,我看你是找死。”那一拳雖然讓大龍頭腦有些發暈,但是卻不是實質性的傷害,但是自己竟然給一個小娘們打了一拳,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自己以后怕是難免會給道上的人恥笑,惱羞成怒之下,大龍也顧不得憐香惜玉了,碗口大的拳頭,猛的轟向了韋若寒的腦袋。

            勁風撲面,韋若寒腳下一錯,竟然讓開了這一拳,然后反腳向著大龍踢了過去。

            “看來還真的有點意思。”躲在樹后的王天羽看到這一幕,眼中更亮了,從韋若寒這幾招中,他看得出來,眼前這個身材火爆到了極點的小妞,竟然還會一些古武術。

            古武術,是區別于現代武術的一種稱呼,擁有這種能力的人稱之為古武者,在華夏數千年的文明中,古武者曾經風光一時,這群人通過修練古武術,改變身體機能,起到逆天改命的作用,強大的古武者,每一招攻出,足有山崩地裂的威勢。

            只是隨著時光的流逝,古武者在這個世界上越來越少了,王天羽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在這里遇到一個會古武術的人。

            之所以說韋若寒只是一個會古武術的人,而不是一個古武者,那是因為古武者和普通人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他們身體里有一股氣,這股氣在武俠小說里被稱之為內勁,但是在古武者的世界里,卻被稱之為武勁,就拿剛剛韋若寒那一拳來說吧,如果她在拳上加入了武勁,大龍就算是不死也得重傷。

            王天羽一開始也以為是韋若寒因為顧忌而不敢使出武勁,但是看了幾招以后,才發現韋若寒出招之間腳步虛浮,招式之間不能連貫,從而斷定韋若寒身體里面并沒有武勁,沒有武勁,就不能稱之為古武者,所以王天羽才會說韋若寒只是一個會古武術的人。

            “你們特媽是不是想要看老子的笑話呀。”就在王天羽沉思之間,大龍身上又挨了韋若寒兩記粉拳,氣急敗壞之下,大龍趁著空檔對著其他三個正在那里抱著手看笑話的大漢道。

            其他三人聽到大龍的話,紛紛收斂起了笑容,沖向了韋若寒,有了三人的加入,才幾秒鐘,韋若寒就吃了一拳一腳,情況也變得危急了起來。

            “啊!”正在拼斗之中的韋若寒輕呼了一聲,原來卻是在拼斗的過程中,一名大漢猛的抓住了她的衣領,韋若寒心中一驚之下,奮力一掙,只聽得“嘶”的一聲輕響,雪、白的圓領T恤,竟然給撕開了一條口子。

            看到眾大漢盯著那片暴露出來的雪、白大咽口水的樣子,韋若寒再也忍不住的輕呼了一聲,甚至忘記了自己還處在危險之中,手立刻捂在了自己的胸、脯上。

            “是時候出場了,要不然這樣一個大美人兒受傷的話,我會心疼的。”王天羽微微一笑,從樹后竄了出來。

            “白,真特他的白。”大龍身體微微一滯,竟然一時間忘記了進攻,盯著那片雪、白大咽著口水。

            “嫩,比豆腐還嫩。”另一個大漢也是花癡一樣看著韋若寒,那抹耀眼的雪、白和嬌嫩,可以讓人忽略很多東西。

            “你們放開那個姑娘,有種沖我來。”王天羽已經從樹后竄了出來,卻看到四名大漢根本沒有理會自己,一時間有一種受了冷落的感覺,終于忍不住大喝了一聲。

            四名大漢終于回過了神來,猛的轉頭,在看到如乞丐一樣的王天羽以后,眼中兇光一閃。

            這一聲斷喝落到韋若寒的耳里,卻如同天籟一樣,卻看到一個渾身臟亂不堪的大叔正站在那里。

            在韋若寒看王天羽的時候,王天羽也在看著韋若寒,只是當他看到韋若寒的樣子時,心一下子涼了半截。

            王天羽從來不是什么五好青年,也從來沒有見義勇為的覺悟,他之所以會在這關鍵的時刻挺身而出,就是因為在看到了韋若寒的背影以后,想要來個英雄救美,從而達到某此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在韋若寒轉過身來的時候,王天羽第一時間就將目光投向了韋若寒的臉,在他的心目之中,有著這樣魔鬼身材的女人,臉蛋最起碼也會對得起觀眾的吧。

            但是王天羽卻絕對沒有想到,韋若寒雖然身材火爆到了極點,但是那張臉卻是不可恭維的,眼睛還算大,但是一只大一只小,看起來就不那么順眼了,如果再加上臉上紫一塊青一塊的,那就更慘不忍睹,更何況,韋若寒那張臉上,不但這些要素都具備了,嘴角也是歪斜的,那就使得這張臉更是丑上加丑了。

            王天羽從十六歲開始出來執行任務,也曾經見過一些丑女,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女子竟然能丑到如此的地步。

            “各位,不好意思,我是來打醬油的,你們請便吧。”滿腔的熱情化為烏有,王天羽覺得自己在這里多停留一妙鐘,都會有一種毀三觀的感覺,所以在丟下這句話以后,轉身就走。

            “真特媽的禽畜,連這樣的丑女你們都下得去手,看來比我還饑不擇食呀,我還是去找我那群御姐好了,反正也不少你一個。”這是此刻王天羽腦海里的真實想法。

            “大叔,求求你,救我。”韋若寒看到王天羽的第一感受就是眼前這個是個乞丐,一個不折不扣的乞丐,一個不知道多少天沒有洗澡沒有吃東西的乞丐。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甘肃快3照片

            <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div id="ncttf"></div>
                      <dl id="ncttf"></dl>

                      <sup id="ncttf"><menu id="ncttf"></menu></sup>

                      <dl id="ncttf"></dl>

                      <div id="ncttf"><tr id="ncttf"><object id="ncttf"></object></tr></div>

                          <optgroup id="ncttf"><meter id="ncttf"><video id="ncttf"></video></meter></optgroup><div id="ncttf"></div>
                          庐江艳照门事件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vr三分彩开奖记录 广州沐足店 云南时时 20选5万能选号组合技巧 秒速时时彩计划两期 广东快乐时时 老重庆时时开浆结果 助赢软件11选5